热门搜索

captcha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think\\app/invokefunction index/\\think\\template\\driver\\file/write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index/dologin /index/index/name/${@phpinfo()} /Home/\\think\\app/invokefunction
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广告
宝宝起名
首页 > 服装> 孕妇梦到纸钱纸人是什么意思(孕晚期梦见烧纸钱)

孕妇梦到纸钱纸人是什么意思(孕晚期梦见烧纸钱)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古人认为死生大事,故慎重地办理父母丧事,虔诚地祭祀远代祖先,敬畏天地鬼神。记得小时候村里哪家有丧事,大门口挽联的横批都是“当大事”。古人又相信灵魂的存在,相信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所以对于往生的先人,仍保有一份深深的敬畏和缅怀之情,在特定的日子用特定的方式来表达,于是就有了清明节和中元节等传统节日。

近现代几次文化思潮使传统文化经受了断裂式的冲击,尤其是科学的普及,鬼神观念几乎已荡然无存。但纵使科技的发达已经能让人类上穷碧落下黄泉,仍不能证明鬼神之必无,就像鬼神信仰者也不能明证鬼神之必有。于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然天道实叵测,鬼神诚难明,人生在世还须保有一份敬畏之心。

匆匆三十年,经历了不少生离死别,唯有两个亲友的亡故让我不胜唏嘘。一个是我爷爷。他是在我负笈北京的一个月后溘然长逝的,家里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故意隐瞒,寒假回家我才知晓。未能亲临葬礼,没有目击现场,所以对于爷爷的死,我并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反而总觉得他仍在人间。幸耶?不幸耶?之前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并没有太深感触,现在再读“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时,黯然神伤。所幸,相比于退之的“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爷爷倒是常入我梦,音容宛在。

爷爷走的那一年遭逢大旱,起土垒坟极其困难,无奈之下砍了许多草木填充,只在外层盖土。寒假回去上坟的时候,爷爷的坟墓已坍塌大半,一片凄凉。我们立即把它重新修整。之后五年的清明节,我都无法回乡给爷爷上坟,只能在千里之外遥寄哀思。或许爷爷比较疼我吧,从未找过我。据说,失去的人在另一个世界过得不好时,比如缺钱少衣挨饿受冻,就会托梦给在世的亲人。我母亲曾在清明前梦见爷爷一身泥水说他的屋子坏了,上坟时发现坟墓一角被蛇鼠挖出洞穴,立即填补。我外出江苏务工的堂姐某年清明前连续几个晚上梦见爷爷一声不吭地蹲在门口,赶紧打电话给家里人上坟时帮她多给爷爷烧纸钱,之后不复梦见。我姑妈也做过类似的梦。

又据说,逝去的人舍不得人世,时不时会魂魄归来。以前每次放假回家,我都睡爷爷生前睡的那个房间、那张床,但从未遇见爷爷回来过,最近就连梦都很少梦到了……

如果说爷爷的仙逝是意料之中——毕竟他老人家已卧病多时,那么周老大的撒手人寰让我难以接受:未到知天命之年,正当大展宏图之时,从住院到离世不到半月时间!谁也不曾料到,医院探望竟会是最后一面!那时的他还能谈笑风生,一周后就驾鹤西去。我们几个驱车去开山寺送他最后一程。清明节前的某夜,我梦到了周老大,亲切的面容,爽朗的笑声,洪亮的话语,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又回到一起走过的日子。

印象最深的是周老大乔迁新房那晚,我们一行去他家祝贺。酒酣耳热,猜码助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走圈,第一关就是有“路霸”之称的周老大。名不虚传,我使出浑身解数,接连被拦二十几码才侥幸过关,成为我码坛生涯刻骨铭心之战。

周老大码技高、酒量好令人折服,但最令人钦佩的还是他的豪气干云、率性洒脱。14年我跟周老大驱车回融水参加融中90周年校庆,参加我师兄组的饭局,周老大被围攻,虽然我尽力解围,无奈寡不敌众,最终还是喝沉了。三更半夜,忽然大雨倾盆,我俩被困街角,没有雨伞和的士,所幸离融水酒店不远。周老大二话不说脱掉上衣,包好鞋袜提在手上,昂首走进雨中。我也只好照做,脑中浮现的是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仅以一首小诗,祭奠逝去的尊长: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痛饮狂歌浑似昨,

不知栩栩是庄周。

广告
宝宝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