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captcha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think\\app/invokefunction index/\\think\\template\\driver\\file/write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index/dologin /index/index/name/${@phpinfo()} /Home/\\think\\app/invokefunction
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广告
宝宝起名
首页 > 服装> 孕晚期梦见纸钱(孕妇梦见烧纸钱什么预兆)

孕晚期梦见纸钱(孕妇梦见烧纸钱什么预兆)

我经常会担忧外婆外公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状况,尤其在梦到几次他们后。在乡下人的说法,这是他们生活不好,有求于活着的人给予帮助,他们就会在亲人的梦里出现。这种在民间传承了千年的说法,信的人很多,其实,信与不信,并不重要。对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家人们,和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是一样的感情,他们生活的好,我们开心,他们生活得差一些了,我们按照传统的做法,烧一些“钱财和物资”过去,不管实际情况如何,空幻还是真实游泳,是在世人对离世人的一份感情。从这个角度,离世人和在世人仍然是亲人,我们只是不在一起生活而已。

两次和外公外婆分别的梦见,都烧了一些纸钱给他们。不久后,我做了一个梦,这次是同时梦见了他们。在梦里,他们的生活又回到了最早的时光。

同时梦到外公和外婆,是我最后一次做梦梦到他们。那一次,梦中我穿过一个山洞,洞不长。穿过这个山洞的时候,我记得我心里还在想,“山的对面,是不是地狱?”我希望是地狱的,因为那时我感觉自己身怀绝技,能够抓鬼捉妖。而且,我还有最后一招,是妖魔鬼怪谁也抵挡不住的,就是念诵佛号。两项技能加起来,对打一般的鬼,我是有信心的。所以,即便洞的那一边是地狱,有妖魔鬼怪,我也是不怕的。甚至我内心,还希望那里是地狱,有一些鬼给我抓。

在洞里,我还真遇到了几个鬼,记得是三个鬼。这几个鬼好像是这个洞口的守卫,防止有其他生物穿过这个洞,到洞的另一边去的。我没有问这些鬼,这是我的感觉。打斗很简单,我的本领,一般的小鬼已经无法抵挡。我轻松获胜。打败小鬼们,我很快就穿过了山洞,我发现洞外既不是地狱魔窟,也不是世外桃源,而是我小时候的居住的小镇,是家乡小镇还没有拆迁的时候。

小时候,我们的小镇和现在拆迁后的情形大不一样,小时候的小镇,干净而有些破落,不热闹也不嘈杂,熟人的世界,静然又祥和。那时候我从来没有感到肚子饱过,当然,也没有饿得不行的记忆。那时候的小镇,是现在城市里被嘈杂所影响的人们追求的地方。返璞归真,我想可以这样说吧。

小镇被京杭大运河一分为二,有一座水泥桥连接两岸。外公的铁匠铺在桥东500米的地方,他们的家则在桥西面的桥堍下。因为在桥堍旁,还没到平地处,因此,二层单间小楼的一楼就在桥堍下面了,二楼则基本和桥堍一般高,就像重庆的房子。因此,一楼就显得阴暗阴湿,不亮堂。

因此,如果我要到外公家里去,就要走下几阶台阶,才能进到一楼大厅。

这是我外公外婆在小镇的第一个房子,应该说是我出生开始,记得的外公外婆的第一个生活的地方。后来,在我上初一的时候才搬家到更加大一些明亮一些的新房。因为,城镇改造,那个房子被拆迁了,外公分到了新的地基,我爸妈花钱,造了新房。新旧房离得不远。

我梦里出了山洞,就一下子站到了外公外婆的面前,他们站在他们的家的门前广场最外面,一跨步,就要踏上马路了。

我发现,这个我儿时一直生活的地方,有了些改变。或者说,我外公外婆的房子的环境有了变化。前面的桥被移到北面远一些的地方,不再紧靠着他们的房子,因此,房子就有了一面场地,是灰色中带点黄色的水泥地。房子也从一开间变成两开间了,房子的模样好像是我爸妈建造的那个房子整体搬移过来的。没有了遮挡,房子也变得亮堂了很多。周边的房子好像没有任何的不同,起码,我那位小学同学家的房子还是在原来的地方。而其他物景,我没有来得及观察。只是感觉,外公外婆的家附近的一片空间,特别得亮堂,米黄色的光笼罩在两位老人以及他们身后的家的四周,因明亮而温暖,因温暖而明亮。

我一出山洞,就看到外公外婆并肩站在那里,我一下子就在他们面前了。我发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我。

我们三人只是微笑,外公尤其的开心。外婆也开心,我能感到外婆的开心是真实和真诚。她活着的时候,我感觉她的微笑有些勉强,但这一次是真诚的。我们肯定说了些什么,但我不记得了。我记得自己是开心的,外公外婆是开心的,因为我们都笑着。他们穿着以前那种蓝色的类似中山装的衣服,整洁而干净,干爽的衣服,完全没有在另一个世界里的阴冷的味道,甚至透着一些他们的生活是安详和满足的气味,尽管看得出并不富裕。但外公并不是追求那种富裕奢侈生活的人,活着的时候,能够每天粗茶淡饭,喝点酒,和老朋友喝茶搓麻将,就是他最开心的日子了。外公喜欢喝点小酒,这应该是铁匠的工作太耗力气,要以酒解乏的原因吧。在我记忆里,外公并不嗜酒,因为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喝醉过,甚至喝多都没有。

不过,令我最开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外婆和外公站在一起,是这样祥和和谐。在世时,外婆外公多少有些不睦的,这是我的感觉。尽管他们生活在一起几十年,从我记忆以来,也没有看到他们吵架。但夫唱妇随的默契,他们是没有的。我相信我的感觉。

但那天,在那个梦里,我看到的是他们默契和谐的站在一起,笑颜莹莹看着我。

我记起他们问了我一句话,“小涛,今天住在这里吧?”我突然惊觉,我想到了我大舅母的妈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是在外公死后做法事的时候,老太太突然说起她曾经做过的梦,说她已经过辈的老头曾经在梦里和她说,在下面寂寞孤单,要把他们的孩子中的一个带到他那个世界。老太太是信佛之人,在梦里也是清醒的,知道假如答应了梦里老伴的话,那个儿子就要死。因此,老太太在梦里和老伴吵架,拒绝了老伴的要求。

当我外公问我要不要住一晚的时候,我在梦里就想起了这些。我顿时害怕了,我拒绝了外公的邀请,说“我要马上回去,过会还有事呢。”好像还说了,“妈妈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呢。”

外公外婆听了我的回答,还是这样慈祥的微笑着,和他们生前的慈祥笑容毫无不同。没有像我舅妈的爸爸一样强求,就说:“好的。”但我现在都能感到他们的心思。我想我的认为是真的,外公是想要留我作伴的,因为我是他最喜爱的孙辈。只是,梦里已经死去的外公,仍然和生前一样,爱我,他还是宁愿牺牲自己的需要,不愿伤害我。

我有一点急于想离开,于是问外公外婆车站在哪里?外婆指了指车站的方向。说:“前面不远。你走过去,在路口右拐就能看到。”车站离得不远,但不在我记忆里真实的位置。梦里那个车站的位置,我现在想起来了,是我们一家和外公外婆住了一辈子的那个房子的位置。就是我爸妈用我外公的地基造的那个房子的地方。

外公给了我二个硬币,我记得好像是袁大头模样的硬币,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行的一块钱硬币,因为那二个硬币要厚一些,重一些。这两块硬币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从梦里醒来后,我还特别找了找,它们是不是还留在我的裤子口袋里?当然,搜遍所有的口袋,没有发现硬币。

我到了车站,是两间平房,一个大院子,用围墙围着,围墙南面,开了一个大大的大门。围墙里和围墙外,都是稀稀拉拉堆着的稻草垛子。我走进车站院子,车站正有车发出。我到了售票窗口,问,“有没有到县城的车票?”售票员说,“有,两块钱”。我拿出外公给我的两块硬币。这时,却听到旁边有个男人对售票员说,“今天不发车了。”语气硬冷而诡异。

我看到天色开始暗下来,我感觉到女售票员和刚才说不发车的男人,以及旁边好像有的其他几个人,他们神秘地偷偷在笑。

我回了一次头,不知道是希望看到外公外婆还是不希望看到?但我回头,没有看到他们。

我顿时生起了害怕之心,我开始想寻找逃生的出路。当时,我忘记了其实我不用怕的,因为我还有一身的本领。

这时,梦就醒了。

这个梦离今天有好久了,我越来越相信外公外婆是希望我留下来陪他们的。但我并不愿意,不过,假如我能够经常在梦里见到他们,我是乐意的。假如将来我死了,仍然和他们在一起,做他们的孙辈,我是乐意的。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梦到外公外婆,一开始我想是他们生活得还不错,不再想在梦里吓我了。现在想,也许是我的拒绝,使得他们不愿意见我?但我倒是很想在梦里见到他们的。

《周公解梦》·梦见死去的长辈

梦见死去的亲人,表示你的生活会得到幸福,梦见已故的外公则意味着你会有好运,生活能够无忧无虑

梦见与死去的亲人说话表示一些小愿望能够达成,正在进行中的事情会成功,或正在讨论的事情会有好消息。

《周公解梦》是这么说的,但我的生活并未好转。不过,这并不重要,对外公外婆的怀念,想见到他们的心,我感觉才是我最想要的。

广告
宝宝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