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captcha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think\\app/invokefunction index/\\think\\template\\driver\\file/write index/think\\app/invokefunction /admin/index/dologin /index/index/name/${@phpinfo()} /Home/\\think\\app/invokefunction
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广告
宝宝起名
首页 > 娱乐> 梦见坟地预兆什么周公解梦(经常梦见坟地预兆什么)

梦见坟地预兆什么周公解梦(经常梦见坟地预兆什么)

我没有梦见过爷爷和奶奶。我想,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记忆里他们的痕迹很少。我肯定这是唯一的原因。从这个缘由释梦,梦是与做梦人有关联的一些因素引发而来的。因此,没有平白无故的梦。但我只是这么说,很多梦的起源还是很难找到实在的起因的。比如,我有一次梦见我的左面眉头长了一根很长的白眉毛,但我又把这个白眉毛给拔了。这个梦的起源就比较难以找到做梦的理由。据《周公解梦》讲,这是一个发财梦,但我又把白眉毛拔了,是不是预示着我的财运就又没有了。看结果好像是这样的。我的后半生的确没有发财。假如这样,我有时候想说,造梦者或者命运安排者,又何必让我做这个一个虚无的梦呢?

言归正传,还是说说我做过的关于我外公外婆的梦。

我外公是名铁匠,靠自己的力气赚钱养活一家老小。外婆是外公二婚妻子,我的亲外婆在我妈妈几岁的时候就死了。这位新妈对我妈妈不好。这不是我本文的重点。外婆如今已经不在了,外婆成为我们的外婆,也是一辈子的缘分,人死了,就没有恩怨,只讲情义了。希望外婆能够不计较我们内心曾经对她有的疙瘩,在活着的时候,常要说她的坏话。但我们在生活上,对她也还是照顾的不错的。尤其我爸爸对这位丈母娘的照顾是不输给亲生儿子的。

我外公在解放前就有一个铁匠铺。专门为十里八乡的家庭打农具和家庭生活用的铁器。解放后,铁匠铺就被收归国有了。我外公打铁水平很好,心又善良,解放前和解放后,生意都不错。

我外公一生都对他人很好,从我亲历所见,我外公身为当地著名的铁匠,但并不是五大三粗,我的印象里,外公身材不高,一米六几的个子,白白净净的。总是微笑。家里也经常聚集这一帮人喝茶喝酒搓麻将。外公的条件比那些农民和小贩朋友要好一些,七十年代,抽烟都是50支一桶装的凤凰香烟。

在我外公这个年代,普遍的生活是很艰难的。因此,农民要打一些农耕的铁具,是常常要赊账。账期要待等到秋收时,以粮食还。曾经听到好几位我外公的老友们说起,每到秋收,就会看到我外公摇着一艘船到乡下收账。有时候会空船回来,或者收的很少。于是,那一天,就会被我外婆骂,当然,骂完也就骂了,外婆也无能为力。原因是,我外公每到一家人家,假如看到人家收成不好,家里要养的人多,就会同意那家人继续欠着账。当然,有一些账这么欠着欠着,就没了。

我外公死的时候是一天上午,具体咽气的时间只能猜测,因为死得太安详了,没有知道他什么时间咽气的。外婆讲,她就躺在外公身边,居然没有一丝的察觉我外公已经没了。早上我外婆起床,并没有感到外公有异样。等外婆吃了早饭,想叫外公起床吃早饭,才发现外公已经没了。我外公死得安详。总结人生,我认为幸福的人生应该是这样的:生时,没有为生活而焦虑;死时,安详平静,没有痛苦。

我外公两者都做到了。正如来我家开死亡证明的医生所说,“你外公是真正的幸福死亡,老头几乎没有去过医院,他的死,就是抽丝剥缕,一点点精力耗完后的自然离去。”

我和家人,包括他的一些老伙伴都认为,这是我外公一生行善的结果。假如我相信因果,我是有点相信因果的。这就是一个实际的例子。但我并认同因果应在两辈子之间轮转,这个扬善惩恶间隔太长,也无法看到事实结果,与人的威慑不强。

外公对我很好很好。是所有人里对我最好的。高中开始,因为离家远,我不得不寄宿在学校里。每周五,外公从四五点钟开始,就一直坐在阳台上,等着我,有时候我回家很晚,他也会一直等下去,直到听到我喊,“舅公。”他“唵”一声后,就回房间睡觉,等我明天和他见面。

梦到外公,清晰记得的梦有两次,梦到外婆,也是两次。这两次里面,各有一次是外公外婆他们在一起。

第一次梦见外公,是在外公过世后不久。

我必须要先交代一下我们所住的地方的相关地理情况,因为这和梦有关。

我们的老县城,东西是两个大湖,我们本地人叫“氿”,东西两个湖,就分别叫东氿和西氿。氿者,水厓枯土也。从水九声。《尔雅》曰:“水醮曰氿。”居洧切。

县城南面是山,山起之处,离县城大约3公里,北面是平原,从县城往北,再我高地。

东氿和西氿分开在县城东西两边,中间一条小河联通,小河从县城的正中间穿过,小河没名字。我们从小就叫它“小河”。东西氿的外围联着太湖

因此,从县城北面到县城南面去,就要由桥梁联通,县城里有好几座古桥的,都是古色古香的老式样,很美。我小时候都还在,一直到我初中时才拆。很是可惜。可能因为古桥是台阶的,不符合现代汽车通行的要求吧?这样的桥现在一座都没有了,后来模仿着建了二座,毕竟失了古老的气韵,就像世俗美女没有书香气质。有点俗。内心我甚至有点讨厌。

几座桥里,最有名的那座桥,叫“蛟桥”,取名于周处斩蛟龙的故事。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应该是真的,但有几分浮夸成分,虚夸的部分,我想应该是龙吧。但我内心,希望是真的。据说,周处斩了龙以后,已经精疲力竭,就拖着那头已经被他砍死的还流着血的龙,在蛟桥处休息了一会。

蛟桥由此得名。蛟桥不高,差不多一人身高。青石筑成,两侧分别有5-6级台阶,具体几级,时间太久,记不清了。蛟桥是典型的古代青石桥的式样。真的很美,很有韵。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可惜我不会画画。

蛟桥在县城的正当中,是县城最繁华所在。蛟桥往南300米,是我们县里的邮政局。邮政局在那时候,是政府部门里最有权力的部门。我第一次梦到我外公,就在那个位置。

梦里,我正在县城闲逛,从北往南走,过了蛟桥。来到邮政局附近,我仿佛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因为我看到在地下,我清楚地记得,看到一个报亭,现代的那种玻璃和铝合金做成的报亭,很小的一间那种。报亭倒是很亮堂干净。我看到我外公,穿着青色的衣服,在往报亭里面拿报纸,成搭的报纸,外公拿的时候有点吃力。我感到有些心疼。

我走过去,我们爷孙俩刚刚相互看到,准备打招呼。我的梦就醒了。

这是我记得的第一个梦到外公的梦。

外公在那个世界自力更生,其实并不是不好。但我爱外公,因此就感觉作为外孙做得不好,心疼外公的辛苦。于是,在清明时节,我叫我妈妈特别多添了一些纸钱捎给外公。期间,我还偷偷地去了一趟外公的墓地,额外烧了一些纸钱和纸制品给外公。

他在世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读书工作。因为妈妈爸爸对外公很好,我姐姐赚的钱多,因此,除了感情上的,在钱财物品方面,并没有给过外公很多。今天写这篇文章,也是向外公外婆表示歉意的意思

梦见外公的第二次,是和外婆在一起,因此,我就先写我梦见外婆的那一次。第二次梦就把外公外婆放到一起写。

梦到外婆,梦里是在一个晚上,天很黑,如墨汁一般浓黑。梦中我已经回到了我以前曾经住过的小村庄,那个村庄我15岁离开。为了我们上学和妈妈上班方便,我爸妈利用外公批到的地基,在镇上建了房。这样,我们和外公外婆就住到了一起。以后再也没有分开。我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则在京杭大运河旁,离镇3公里。是一个很小的村庄。

那个村庄,现在已经归为县经济开发区,早已被征地拆迁。房子都已经拆了。也许是这个原因,我梦里的村庄已经没有原来的模样。入梦时,我就已经站在一座孤零零的平房外。周边没有其它房子。这都不是原来的模样,但在梦里,我清楚地知道,我站在我出生的那个地方。这也是我相信,世界真的有平行世界的理由。在我外公的那个梦里,我也是清楚地感知,外公在县邮政局的底下世界生活。

那天晚上,在梦里,我不明就里地就这么回到了久已没有回去过的老家。在梦里,我感觉这个一开间的平房既陌生,又数学。地点我肯定能确定是我曾经的家的位置。但房子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我想知道里面住的是谁,我就推门想进去,门没锁。房间没开灯,周边漆黑,但在梦里我却能看得清。房间被一隔两半,进门的第一个房间,就是客厅,没有人。于是,我便推开了里面房间的门,门也没锁。漆黑中,第一眼我没看见有人。我转身准备离开,却发现有一个瘦小的身影侧躺在地上,面对着墙,看不清是谁。梦里我也不害怕,我走过去,把那个人翻了个身,我发现是外婆。呼吸已经很弱了,好像已经是垂死状态了。我急忙大声喊她,“外婆,外婆,醒醒。”

外婆轻声嗯了一下,眼睛略微睁开一条缝,有气无力。我知道,这是因为地上太冷,冻着了。我把外婆抱起来,搂在怀里,想温暖她。心里想着是不是去医院,同时,在想,“外公呢?”

这时,梦醒了。

我第二天和姐姐和妈妈说了这个梦。妈妈是无神论多一些。我担心外婆的环境不好,没钱用了。于是,买了些纸钱和纸的衣服鞋子等,到外婆的墓前烧了。

生前,一直有人在说,外婆如何如何对我妈不好,因此,我对外婆的心是不热的,对她是有一些抱怨的。外婆的生活照顾方面,爸爸付出很多,姐姐也经常买些药和吃的给外婆。我是对外婆有愧疚的。

假如身边有人,一直在说其他一些人的不好,而影响了自己对人的态度和行为,从而影响了与人的合作行为。我的一生有很多这样的被动行为。我是不成熟的,我想这样评价自己是可以的。

外婆死后,我内心也逐渐化开,在感觉对不起外婆的同时,也希望外婆能够原谅。

广告
宝宝起名